May 22, 2015

發表自5星上乘之作, Animage Comics, 已完結, 動作冒險, 社會人性, 青年漫畫, 架空世界

[宮崎駿] 風之谷

太多的雜絮源於深深地被觸動,宮老討論「生」的架空史詩作

原名《風の谷のナウシカ》。

歐亞大陸西部邊陲所孕育的工業文明,於數百年之間擴展至全世界,並造就了巨大的產業社會。剝奪大自然的資源、破壞大氣層更恣意改造生命體之巨大產業文明……於1000年後臻於頂點。然而隨即急遽衰退了下去……在「火之七日」這場戰爭後,都市到處佈滿有毒物質而相繼瓦解,複雜高水準的技術體系崩潰,地表所到之處幾乎皆已化爲不毛之地。被有毒氣體覆蓋的森林被稱為腐海,腐海中生存著勇猛的蟲。而在此後的1000年中,受持續擴大的腐海威脅,生活範圍逐漸縮小的人類,利用古文明的殘骸,勉強地生存著。
位於腐海邊境的小國——風之谷,被捲入了大國多魯美奇亞與土鬼國之間的戰爭中。風之谷族長之女、風之使——少女娜烏西卡,隨著多魯美奇亞皇女庫夏娜之軍出征,在戰亂中與各種各樣的人邂逅了。隨著劇情的發展,腐海誕生的祕密、傳説中的巨神兵之復活、土鬼聖域中隱藏的謎一一被揭開,娜烏西卡也在旅程中開始探索世界的命運、大國小國、人類與自然共生的未來……


卷數 7
狀態 已完結
綜合 ★★★★★
劇情 ★★★★★
作畫 ★★★☆

宮崎駿宮老爲人所知的是其作爲動畫導演的身份,然電影畢竟還是要配合大衆的口味,相對來説,漫畫更可爲所欲爲些。到底膾炙人口的宮崎駿成名作《風之谷》動畫電影在導演心中更為完整的版本是個什麽樣子?自然必須一窺《風之谷》原著漫畫。其充分呈現了宮老在人物刻畫、世界觀設定和點題收尾的功力,作爲其筆下唯一一部長篇漫畫作品,又更顯得難能可貴了。
(以下《風之谷》皆指原著漫畫版,另有動畫漫畫化版本,不在此篇討論範圍内)
說起《風之谷》漫畫的完成,也是一番故事。本來宮老是只想做電影的,然而卻被以「沒有原作」為由拒絕,於是被相中才華的他,以鋪陳電影為目的,開始了漫畫連載。命運的好玩就是,如果沒有這層背景,以及宮老對於「既然畫了漫畫,就要把漫畫畫到動畫做不出來的高度」的堅持,或許這部流芳漫畫史上的一部大作就不會出現了。我對宮老的動畫電影沒太大興趣,對於本作,倒是非常喜愛。前兩年他退休時說會再開新漫畫連載,期待著。

看完《風之谷》,不得不讚嘆宮老在世界觀設定的一貫性以及嚴謹程度。故事發生在充滿瘴氣的腐海蔓延的年代,人類生存在腐海邊緣,腐海的擴大持續吞噬著人類的生存地域,但人類僅存的兩大勢力多魯美奇亞和土鬼卻為了爭奪地盤殺戮無忌。身為邊境族長的主角娜烏西卡卻不怨懟這個環境,而還想更了解不管是王蟲還是腐海這些人類懼怕的存在。隨著睿智的娜烏西卡,讀者也一步步從龐大的世界觀中理出了「真相」的條絮:在用純淨的地下水培養蟲糧草,發現這些會噴發有毒孢子的草其實並無惡性,實際有毒的是種植的環境;從王蟲表示要前往南方的森林,因為那裡「需要」他們而開始質疑腐海是否有功能性;逐漸明白腐海的功能其實是要淨化這個已經沒有辦法逆轉的污穢世界,便開始考慮難道人類的存在便是污穢嗎?直到知道了在純淨的環境中,現在被改造能夠生存在毒物環繞世界的人類已經無法生存了,下定決心不遵從古人類對未來的「美好夙願」,要按現存人類的意識存活,而帶領大家走向歷史的黃昏。觀察、推論、求證到得到結論的程序,讓劇情環環相扣。

 
宮崎駿 風之谷 風の谷のナウシカ
在富饒的土地上不知節制的搶奪,在貧瘠的土地上爭執,人類從來沒有學會。歷史一再上演。

除了劇情,以弄哭人爲樂的宮老自也是人物刻畫的強者。很難用一句話、一個詞來總結此作中登場的種種角色,然真實的人類不就是如此嗎?娜烏西卡透著一股不穩定的氣息,仿佛人類,又似超脫於人。我覺得幾乎很難說喜歡或討厭娜烏西卡,她實在是個很值得推敲的人物。另一方,在作品中初期霸氣十足決策果斷的庫夏娜,隨著一點點被揭開的內心和過去,逐漸變得令人敬佩,同時疼惜。貫穿故事主軸的上人與虛無;貫穿世界真相的陵墓與王蟲,都造成太多的思緒浮動了。就拿幾位來說說吧。
站在故事中心的,必是主角娜烏西卡。娜烏西卡是破壞與慈悲的混沌,她無怒亦無不怒。從作品的最初宮老就藉著庫夏娜的侵入一場小衝突帶出了娜烏西卡個性的獨特性,以及她與王蟲的相似。「我内心深處隱藏著可怕的恨意,連自己都無法控制。現在我非常了解王蟲的心情……被恨意驅策展開殺戮後,王蟲哭泣了呢!」比父親更厲害的馭風使、駕駛炮艇的技術一流、使劍的能力強悍的娜烏西卡第一次親歷戰爭、體驗恨和力量所造成死亡的殘酷,但自此一戰,直到故事結束,她在殺戮中的憐憫都沒有消失,亦不見虛偽,沒有麻痹自己。時常顯示出爲了死而悲傷的她,卻毫無躊躇的往前邁進,實際上內心是過於強大了,這是她不似人的部份。然而僅止於不似人而已。翻看一些評論有討論到關於她作為神的使者和討論她的神性,我實不盡贊同(記得在哪裡看到過,宮老對電影版結尾不是太滿意,覺得太過宗教感)。尤其是最終的選擇。在完全明白古代人類想要徹底淨化這個世界,現存的人類滅絕後。讓能夠生存在乾淨世界的胚胎成長,賦予他們藍天綠地,音樂和詩的情況下。整作很少憤怒的娜烏西卡憤怒的拒絕著這個既定路線,將美好的未來徹底破壞,將真相隱於眾人,目送逐漸凋零的人類走向黃昏,選擇在邁向死亡中生存。即便為了破壞古人類留下的科技中樞——陵墓,她其實也無必要殺了未來人類的卵,因為在黃昏人類苟延殘喘之後,淨化的世界還是會降臨。但這個舉動,恰是她似人的部分。

 
宮崎駿 風之谷 風の谷のナウシカ

再說庫夏娜,在電影版中這個不甚討喜、亦不甚有趣的角色在漫畫版可是大放異彩。我喜歡奇克克轉述娜烏西卡的形容:庫夏娜是一隻受傷的大鳥,她本是一隻心胸寬大、擁有巨大雙翼的善良的鳥。在故事最後堅持不成王,以攝政王身份貫徹王道的庫夏娜是一個有領袖魅力的人。美麗,強大,堅決果斷,疼惜部下,但不會因為婦人之仁而在戰場上失去理性,也不怕弄髒雙手去觸碰現實的殘酷。在無力可為的時候盤旋戰艦,目送自己所練之兵的臨終,割髮以敬;在還有迴旋餘地的時候,面對自己劣勢仍與敵人談笑用兵,換取條件。這兩個插曲對於庫夏娜的領袖魅力表現無虞。

 
宮崎駿 風之谷 風の谷のナウシカ
 
宮崎駿 風之谷 風の谷のナウシカ
 
宮崎駿 風之谷 風の谷のナウシカ
看圖數量就知道我喜歡庫夏娜(拖走

除了娜烏西卡與庫夏娜外,劍術高手猶巴不是「殺人劍」而是「留人劍」;上人背負一族的生命選擇了以身殉言教;土鬼軍事參謀察魯卡忠於皇弟,但也忠於自己心地的信念;土鬼暴政君主皇弟其實曾經是名仁君;皇兄是無懼於苦痛手術追求自由的玩家(不要懷疑這傢伙是射手座的吧!是射手座的吧!);烏王具備王氣,也不是個傻瓜。反派不是源於惡,或許有受迫環境之因。正派也有黑暗。我想這是宮老想要表達的,經由森林人之口,向娜烏西卡說:「我很高興你將污穢帶進純淨」。有黑才顯白,有惡才顯善,沒有完全的墮落,亦沒有完全的純淨。

本作的世界設定非常嚴謹,又不失有趣。最令我著迷的關於庭園與陵墓,這兩個保存了古代物的地方。宮老的設計堪稱絕妙,在這裡,庭園代表著保存舊時代「遺物」之地,「陵墓」代表的卻是創造「生」、孕育「生」之地。庭園的管理者是有著智慧能夠窺私人心讓人忘卻痛苦,殘忍但是美麗的席得拉(人造怪物),陵墓的管理者是臉已經腐敗,生存了近千年,保守又懦弱的研究者。不管是陰是陽,這都是古代人類(也可以意指現實中的現代人類)自認為對子孫好,試圖在破壞生存環境後還開啟上帝模式,操控後世的手段。於是庭園接待著一代代的森林人(棄火、與腐海及蟲共生的民族),陵墓依附於一代代權勢。藉由給予古代的知識或美好之利,讓歷史按著劇本進行。直到,他們碰到了一個大例外——娜烏西卡。
娜烏西卡熱愛風之谷、熱愛蟲、熱愛這個世界上的生命,能夠理解繼而想要參與蟲與腐海森林的互相吞噬,甚至對破壞世界的巨神兵都抱持著憐憫。這是建築在她對所有生命的「尊重」上。「就算沒有巨大的陵墓、奴僕,我們也有能力明白世界的美和殘酷!因為,即使是一片葉子、一隻蟲,我們的神都會活在其中!」然而古代人類否認了這一點,在腐海生存的生物對他們來說就如同用過即拋的奴隸,否認了他們的存在意義,這是娜烏西卡無法接受的,也是導致陵墓崩毀的導火線。針對這個歧義,在全作中最明顯的意識表達在最後一本,娜烏西卡與墓主人的爭論中。
娜:「這是由這個星球來決定的……」
墓主:「虛無!那是虛無!」
娜:「王蟲的溫情和友愛就是從虛無的深淵裡誕生的!」
墓主:「你是危險的黑暗!生命是光!」
娜:「不是!生命是在黑暗中閃爍的光!」「既然一切都是來自黑暗而回到黑暗裡去的。那麼,你也回到黑暗裡去吧!」
墓主:「你們都是希望的敵人!」

另一個重要設定就必須是從娜烏西卡決意踏上往南的征程的轉折,在看到土鬼養育小王蟲並以虐待它為誘餌迫使王蟲成為戰爭的工具後。王蟲用體液治愈她的傷,她的衣服被王蟲的血染成鮮藍。一個多魯美奇亞邊境盟國的公主,與土鬼土族古老的——藍衣人傳說聯繫了起來。藍衣人,幾乎是本作中唯一一個隱晦,沒有說清楚的東西。針對藍衣人的描述,有出現過幾次:瑪尼族的上人說「古老的預言成真了……帶領你們走向湛藍清靜之地的人已經出現了。愛植物、能與蟲說話,能夠駕馭風的鳥人……我瞎掉的眼睛看得很清楚。其人身穿藍衣,降臨在金色的原野上……是聯繫著失落的大地的羈絆。」土鬼崩潰土族解放時大家相信「污穢的世界結束的時候到了。白鳥飛舞,通知人間永久的淨化開始了。和只有痛苦的這世間生活告別吧!白色的鳥人啊!藍衣人啊!請陪伴我們一起去蔚藍的清靜之地吧!」「他們相信娜烏西卡是白鳥派來的使徒,是通往天國的引路人。」或許森林人的結論最是準確,「藍衣人並不是救世主。他只是顯示前進的方向而已。」被王蟲的體液或陵墓的血所浸染的鮮藍,代表藍衣人與舊人類留下來淨化的使者——王蟲的緊密聯繫,或是被陵墓承認進入的存在。他們只是接觸到腐海真實的一部分,然後為了不論理想或目的而君臨的人罷了。

 
宮崎駿 風之谷 風の谷のナウシカ
 
宮崎駿 風之谷 風の谷のナウシカ
是救世祖?亦或是死神?這是這則神話的兩面性,人既對生命有渴望,也對彼岸抱持憧憬。

縱觀本作,墓主的指代是什麽我們無需宮老贅言,相信許多讀者都會想到現代的人類。我們肆意的破壞著地球的環境;又肆意地打算奔向外太空,尋找另外的物種以及,能夠再被我們利用和破壞的淨土。墓主非常傲慢,認為所有其所造之物都會隨著其想法行事,逐漸在被人類創造出的生態系中完成被人類賦予的使命然後犧牲。在試圖造神卻造出毀滅世界的巨神兵之後仍然不知悔改。然而殊不知大自然與生命遠比人類這個造物主來得偉大,不論是王蟲、是黏菌還是席得拉,甚至腐海殘存的人類。人類與自然的調和,尊重生命的存在,現實中追求利欲的許多人,也早就忘記了。宮老在本作中提醒我們那種跨越種族的情感,不分人類還是昆蟲、不分天然還是人造,在一個環境下,以自身業與環境和。身土不二。
全作七本歷經12年,但在宮老強大的操控能力下,用兩條劇情穿插起伏,整個劇情不作轉折,一氣呵成。龐大世界觀的形成真相以及其背後的意義,娜烏西卡的轉變、王蟲的依歸,土鬼與多魯美奇亞的未來。前面埋下的伏筆幾乎都得到了解釋,半開放的結尾也足夠清晰。能夠嚴謹到這種程度,真是不得不佩服啊!
此篇推介文從開題到成文斷續了4年,這部作品我扎扎實實的看了十幾次,實在不想再看了orz。因為年代不同或有不接情況,還請海涵。

最後,不知道爲什麽,全作最觸動我的一個畫面,不是那些外在的紛擾和生存與虛無的討論,而是微不足道那一小段——風之谷培育出了新的馭風使者,老太太說的那句「(雖然沒有人要說,但我們都知道,當新的御風使者出現,就代表著,前一個已經不會再回來了……)」的那股惆悵。
「溫柔的風啊,繼續前進吧」

@延伸閲讀@
>> Robb 風之谷 – 行星之風 (上) 風之谷 – 恆星之風 (下) [不錯的解析]
>> YenC 《風之谷》
>> chwu2004 (海市蜃樓) 末世救贖的英雄史詩「漫畫風之谷」
>> yasuaki 風の谷のナウシカ [雖然個人不完全同意但看得痛快淋漓的評論解析](日文)

@購書@
>> [01] [02] [03] [04] [05] [06] [07]

@試閲@
>> [在線]

@類似文章@
暫時沒找到什麽耶
  1. 路過 says:

    哇操這裡居然還活著

  2. @路過
    沒死成(掩面)

  3. 阿犬更新了XD
    4年磨一篇,看了10+遍,好生佩服。

    实习中,自己的博客倒是中断大半年了…

  4. @MJMK大

    慚愧了,其實當初寫這篇的時候正好是開始做事了,也沒用心。結果每次想起來讀一遍想完成又有別的事插進來,不知不覺好幾年就過去了orz

    有我更新之後也跑去M大的地兒 原來是實習中了 現充就難免二次元疲軟orz

Leave a Reply

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